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但愿婚长久 > 第63章 身与心,皆要

第63章 身与心,皆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所以呢?你就为了她,在自己的工作上,表现的这么不专业?陆一含,我的忍耐力有限,如果你是为了她好,我劝你和他保持距离,因为她已经是我的女人!”
  
  “你喜欢她,为什么不能说出来!你明明就喜欢她,想霸占着她,墨白,你是个男人,你可以对她什么都不负责,可是她作为一个女人,这样跟着你,是不是太委屈也太不公平了?难道你就打算一直这样下去吗,她总要结婚的,你也是!”
  
  这一句话,陆一含其实已经憋在心里很久了,今天终于是说出来了,他打心里为匀舒感到可怜。
  
  “我的事情,不要你管,至少现在,我对她很好不是吗?”
  
  “是吗?或许换个人,能够给她更好的生活也不一定!”
  
  “陆一含!”这一次,唐墨白是真的怒了,因为是陆一含,他才会一次次的忍受。可是一个人的忍耐力,是有限度的!
  
  “我只告诉你,别伤害她,要不让她走,要不,你就对她负责,我话说到这里,到时候,别怪我和你没的兄弟做!”
  
  说完,陆一含气冲冲的离开了总裁办公室,下了外面的小助理一大跳,从来都知道的,陆总监在全公司,是多么温文尔雅的男人啊,今天居然会冲着老板发火,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然而正是因为陆一含对自己发的这一通火气,唐墨白渐渐有了危机意识。
  
  。。。
  
  匀舒早上起床以后,就开始收拾屋子,昨晚一夜疯狂,屋子里面乱糟糟的,而且还有**的味道,让匀舒整个人都不自在了,一想起他用那样的方式要了自己,她整个心,都觉得涨满了一般。
  
  她又怎么会不懂,他不过是想让自己忘记那一晚的痛苦回忆罢了。她知道他在床上的时候一向是没什么耐心的,但是能够为了自己那样隐忍,那么耐心的哄着自己,她心里不是不感动的。
  
  其实只有唐墨白自己心里不知道,这些天,从他们认识到现在,她对他没有一点感觉是不可能的。
  
  她总是这样管着自己的心,害怕这一切,又像自己和沈卓一样,不过是一场镜花水月,所以,她不敢轻易在把心,交出来了,更何况,她和唐墨白之间,本来就不是因为有感情结的婚,而这婚姻,能维持到什么时候,谁也不知道。
  
  而她,居然开始有点舍不得离开的那一天。
  
  打扫房间的时候,匀舒用吸尘器打扫的时候,吸尘器忽然就卡住了,拿出来一看,原来是一条项链,四叶草的形状,很别致,她觉得眼熟。只是这个链子,看不出男款还是女款。
  
  不是自己的东西,想来也只有他的东西,忽然想起来,好像昨晚是抓了他什么东西的,一想到这些,匀舒就脸红的滴血。
  
  将项链收起来,匀舒把它放在了床头柜里,她可不敢直接交给他。
  
  傍晚时候,唐墨白开车回到家里,香香的饭菜味道已经蔓延,这仿佛久违的感觉,让他的心,也跟着温暖起来。
  
  唐墨白看她在还在炒菜,放了车钥匙还有外套,就走过去,从后面抱着她。
  
  匀舒因为他的抱,浑身一僵,连炒菜的勺子都不知道怎么拿了。
  
  “别紧张,我又不会吃了你!”
  
  说到吃……似乎他每一次抱她,都会莫名其妙把她吃一遍的!
  
  意识到这个字之后,匀舒的耳朵又红了,唐墨白的脑子里也没有多纯洁,于是在她耳边轻轻的耳语诱惑:“匀舒,现在,我郑重在这里跟你道歉,那天弄疼你的事情,我不是故意的,只是当时,我太生气了。以为……你不生气了。”
  
  没想到他为了一件事情第二次跟自己说抱歉,匀舒有些不好意思了,“没……没事的,真的。”
  
  “那你现在害怕我吗?”
  
  “不怕了……”
  
  唐墨白宝贝的亲了亲她,那动作,温柔的要腻死人。
  
  匀舒怕他又想要对她做什么,赶紧推开了他,她可不想快吃晚饭了,还被他先吃一变。她现在,可没有那样的体力。
  
  “唐墨白,我有东西要给你看……”
  
  “叫我什么?”他搜的从她的颈窝处抬头,将她整个人一拉,带进了沙发里。
  
  “宝贝儿,再叫一次,这次不准叫错。”他执意。
  
  匀舒脸红的滴血,那一次在墙壁上被他逼着喊了一次他的名字,这一次,她有些喊不出来。
  
  “我……真有东西给你看。”她闪躲着他的亲吻。
  
  “我耐心不好的,万一你磨磨蹭蹭的,我这会儿就把你给办了怎么办?你要叫我什么?”他遇上她,确实也难自控,以前对女人,他是放任自己,可是从来不想这么缠人,昨天刚碰过她,就有想要了。
  
  “墨白……总行了……”
  
  “乖女孩儿,以后不要忘记了,因为我控制不了下一次是不是还有这个耐心,等你喊对了。”
  
  “那你赶紧松开我,我真的没力气。”匀舒服软,只要他不乱来,她迎合他一下也就算了。
  
  “什么东西这么紧张?”唐墨白心不在焉的问了一声,然后在看到秦匀舒手里面拿着的东西,眉头微皱。
  
  是那一条四叶草项链,他一直待在身上的。
  
  “对不起,我昨晚……把它扯断了,所以……”想到昨晚自己也能够那般疯狂,秦匀舒真是服了自己了!”
  
  而唐墨白也不说话,只是一眨不眨的看着那一条项链。
  
  “从进来唐家,你第一次洗澡的时候,我就看你一直带着的,应该是你很重要的东西,这个……能不能拿去修,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唐墨白却依旧看着它不说话,思绪仿佛已经不再这个上面了。
  
  呵,这么久远的东西了,现在坏了,也许也是注定的。
  
  于是唐墨白就打定了主意,要无赖一次。
  
  “确实是很珍贵的东西,被你弄坏了,你说怎么办?”话虽这么说,可是他抽过她手里的链子。毫不怜惜的把它丢在了茶几上。
  
  他说着大手就按住了她扭动挣扎的身子,一个用力,就将她按进了沙发里,任她怎么挣扎,他也妖冶的化解过去了,魅的不可思议,一寸一寸将她溺死在这场**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