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但愿婚长久 > 第65章 旧爱归来,你会怎样?

第65章 旧爱归来,你会怎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因为梁易梵的话,气氛又活跃了起来,围绕着林立的儿子说了一大堆,只是在场的两个女人,都是有些异样的。
  
  秦匀舒是因为唐墨白没有回了唐非涅,那么也就是说,可能许敏回来的时候,自己有可能被他丢给唐非涅,她心里知道自己不应该有情绪的,可是还是没有控制住自己。
  
  再加上,唐墨白对梁紫绶的照顾,她没有办法相信,他们之间真的什么都没有,一个男人宠爱一个女人,她是看的出来的,看得出来,唐墨白很宠她。
  
  他们,真的只是朋友么?为什么她觉得,事情似乎不是这样简单呢?
  
  然而秦匀舒没有发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在意唐墨白对谁好了。
  
  另一边的梁紫绶,因为唐墨白的安慰,多少好了一点,想想也是的,唐非涅什么时候在意过自己呢,她不过是他身下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女人,在他眼里,怕是和那些和他上过床的女人没有任何分别!
  
  如今,他好像又看上了墨白哥的秘书,于是她也不由自主的打量起了那个女孩子,而这时,秦匀舒也正好向梁紫绶看来,两个女人视线对个正着。
  
  于是她们两个又都不好意思的躲开了视线,却又觉得,这样好像不太好,或者有些做贼心虚的感觉,于是又重新回过视线,又是四目相接,不过这一次,她们都没有闪躲,彼此笑了一下,算是认识了。
  
  然而她们都在心里想着,这个女人,看起来那么美丽,温婉大方,关键是,感觉让人没有办法讨厌。
  
  一群人喝酒喝了时间也比较晚了,明天一早又都有各自的事情,唐墨白是从进来之后,唯一一个没有喝酒的,所以,自己开车回家自然是没有问题,其他的人,都喝了酒,于是只好找代驾开自己回去了。
  
  梁易梵因为开心,今天多喝了一些,有些醉了。陆一含还有唐非涅都喝得不多。
  
  “我送紫绶和易梵回家……”说着他转身,正想让秦匀舒跟自己一起走,没想到秦匀舒却快他一步说话:“我打车回去就好了。”
  
  意料之外,又好像是意料之中她会说的话,唐墨白只是所有所思地看着她,匀舒被他看的不好意思,躲开了他的视线。
  
  “那我送匀舒回家,反正我也要找代驾开车回去的,匀舒,先送你,然后,我再回去。”
  
  “不用了陆总监,我自己回去就行了。”匀舒摆手道,要是真让他送自己回去的话,唐墨白那个小气鬼,一定又会发火的!
  
  “没事,你担心的我都懂。”说着,正好自己的代驾过来了,于是他就塞了匀舒在车里,第一个离开了。
  
  身下的几个人看着陆一含的路虎离开,都各怀心思。
  
  “没想到,陆一含也开始对一个女人感兴趣了,真是!”唐非涅意有所指的说着。
  
  唐墨白没说什么,只是让梁紫绶和梁易梵上车,“你自己回去,路上小心点,早点回家,不要让二妈担心了。”说着他就钻进了车子里面,开了车走人。
  
  切!唐非涅就这样被一个人丢在了皇朝的门口,没有人关心他!
  
  梁紫绶,你好样的!真以为唐三能够护着你了,你也太小看我了!
  
  于是,他并没有找代驾,而是自己上了他的那一辆兰博,酒后驾车,这种事情他也不是没做过!
  
  。。。。。。
  
  陆一含的车子,并不是开去树春路,那一天在地下车库,他已经知道了唐墨白和匀舒的关系。
  
  看着他一路开往绿城,匀舒的脸,不由得发红,同时觉得难堪。“你……都知道了?”匀舒是低着头问的。
  
  陆一含将车子听在别墅区门口,只是深深的看着她:“匀舒,你告诉我,是不是墨白逼你的?如果你不愿意这样,你告诉我,让我帮你!”
  
  可是这个事情,要她如何说呢?她真的是被唐墨白逼着才留在他的身边吗?也许有这一部分原因,毕竟,沈氏的安慰她不能不管,可是除了这一层原因呢?她不敢想。
  
  “你该不会是爱上墨白了!”
  
  这一次,匀舒瞳孔放大,像是被人一下子说中了什么不能说的秘密一般,慌乱的无可自拔!
  
  “所以,你喜欢上了他?”看她的表情,也知道了,答案,应该是肯定的,陆一含一时之间,有一些落寞,他甚至想过,要是她是被逼的,那么他会找墨白,让他放了她,哪怕他这样做,会让墨白和自己之间不太愉快,他也认了。
  
  可是,没想到她会喜欢上墨白的,这样,即便他有一万颗带她走的心,也动不了带她走的脚步了。
  
  “陆总监,对不起,我知道,我说什么都没有用,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爱上唐墨白,只是,我现在还不能走,我也不想走,有些事情,也许我自己都没有答案。”
  
  “好,匀舒,我不逼你,但是你要答应我,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不管以后遇到什么困难,都让我帮助你,别什么时候都自己一个人扛着,我们是朋友,不是吗?”
  
  这样,他还能离她近一点,能够默默在她的身边,帮助她,保护她。
  
  有的时候,能够默默守着一个人,已经是一种莫大的幸福。
  
  “嗯,谢谢你陆总监,在唐氏,我最大的收获,就是认识你还有乔薇,真的谢谢你们这么关心我,帮助我。”她以前,也是一个感情至上的人,只是那些年发生的事情,已经让她变得不敢轻易交出自己的感情,好在,人心还是好得多,你看,现在她不就有了那么好的朋友么?
  
  因为是晚上,也已经安全送她回家,陆一含没有多逗留,看着她进屋子,他才离开。
  
  而匀舒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知道,人这一辈子,有些人,是注定要辜负的,只是她会用自己的余生祈祷,希望陆总监,找到一个深爱他的女人!
  
  那晚,匀舒等了很久,等到自己都已经睡了在沙发里面,唐墨白才回来。
  
  唐墨白弯下腰去抱她,想抱她去房间睡觉的时候,却一不小心,将她吵醒了。
  
  “唔……”匀舒悠悠醒来,还分不清是梦还是真实。
  
  “吵醒你了?”唐墨白抱着她的手,不由得温柔。
  
  “你回来了?”以你孩子般的揉了揉眼睛,才看清是他。
  
  “小傻瓜,怎么在这里等我,不去房间?一会儿,该冻出毛病来了,你这个月的出勤率可是低得很,明天又不想上班了?”他取笑她。
  
  出勤率低,那也不说说是谁的功劳啊,他变态起来的时候在床上能折腾的她死去活来,结果第二天又会把她原来设的闹钟关闭,她自然是不会醒过来了啊,那很自然的,她又旷工了。
  
  “不过没有关系的,你旷工,老板不扣钱的!”唐墨白笑着,低头,用自己的鼻子,亲昵的和她的碰了碰,嘴巴又贪恋的在她的嘴角烙下了一吻。
  
  “别这样,今天很晚了,我好累的。”她求饶,怕他又不放过自己,也真的搞不懂了,他是一个企业的大总裁,每天都忙不完的事情,还有的时候还要出差天南地北的飞,他怎么那么有精力呢,晚上还要压榨她!
  
  “晚上都是我出力,哪里需要你用力气了……”他逗着她,不过也没有真的把她怎么样,知道她很累了,而自己这些天也比较累,反正他们来日方长,也不急在这一时半会儿。
  
  “唐墨白那你放我下来,我给你放洗澡水……”
  
  可是唐墨白却只是站在那里瞪着她不说话。
  
  “好嘛好嘛……墨白,你放我下来,我给你放洗澡水。”这下,唐墨白才放她下来,这个男人真是的,有的时候,倔强起来,像个孩子一样,真是拿他没有办法。
  
  “你等着我给你去拿衣服。”说着她就要去衣帽间那天晚上要穿的睡衣,可是唐墨白没让她离开,反手一把将她抱在怀里。“别忙了,一起洗,洗完了,咱直接裸、睡。”
  
  裸、睡?她可没有那个习惯的,再说,裸、睡了她还不被他吃个骨头都不剩,她可不那么傻!
  
  “墨白你别闹了,松手,不然我真的生气了!”她故意板起脸,也知道,自己这样子的时候,唐墨白都会让着自己的,果然,她一板起脸,唐墨白马上放手。
  
  “好了好了,爱生气的乖乖……”
  
  洗澡水放好,唐墨白就舒舒服服在按摩浴缸里面泡澡了,匀舒在外面帮他拿换洗的衣服。
  
  “呐,衣服我放在这里了。你自己拿!”
  
  “你不送进来,我怎么拿,你不会让我光着身子出来,宝贝儿,你要是想看我的身子,直接说就好了,何必这样迂回曲折?况且,我很乐意给你看的!”
  
  真是无耻,能不能不要这么没脸没皮的,匀舒真的是那他没有办法!
  
  “你爱穿不穿!”说着,匀舒就丢下衣服要走,只听见里面哎哟一声哀嚎,就没有了声音。
  
  “唐墨白?唐墨白你没事?”匀舒在外面叫着,可是里面就是没有回应。
  
  “你别吓我啊,喂,回答我啊!”
  
  只是,里面还是一点动静没有。
  
  这家伙平时人高马大的,总不至于还滑倒了!匀舒想来想去还是不放心,便推开了浴室的门,就冲了进去。
  
  可是,就是这样单纯的她,才会栽在他的手里,一冲进去,她就栽在了一个坚硬的胸膛里面,唐墨白擎着笑,就这样光溜溜的抱住了她,将她抱了个满怀。
  
  “我就知道你担心我一定会进来的!”唐墨白以胜利者的姿态看着她,眼里满是宠溺。
  
  匀舒这才知道,他又使诈,骗自己进来了!“唐墨白,你坏死了!专门欺负我,我以后再也不要理你了!”
  
  “这怎么叫欺负你?哦,万一我真的在里面受伤了,叫不出来了怎么办,我现在也不过是为了自己的安全考虑,有你和我一起,至少你能够照应着我啊!”
  
  真是会编,以前秦匀舒对唐墨白的印象,根本就不是这样的,遥想新婚夜,唐墨白多酷啊,绷着脸,连和自己在一张床上,都处乱不惊的,可是现在呢,简直幼稚极了!
  
  为了骗自己进来,假摔的谎话都说了!
  
  “乖,就和我一起再洗一次,没你在身边,我没安全感,”
  
  “……”
  
  “我保证什么都不干,就让你陪着我洗澡,洗完我们在一起出去睡觉。”
  
  “……”她还能说什么?
  
  唐墨白洗澡也不安宁,今天晚上,他不知道为什么好像特别粘着她。
  
  “乖乖……你说现在,咱们像不像你刚来绿城的时候,在这个浴室,你摔倒在地的样子,那个时候,你身上和现在一样,什么都没穿!”
  
  “你!你那个时候明明都看见了!”还说自己什么都没有看见!这家伙真是!
  
  唐墨白也笑:“那时候是骗你的话,你也信?我又不是瞎子,你一个大活人,那么香艳的倒在那里,我怎么可能看不见!”
  
  这个时候了,他到会坦白了,现在,他们都做过了,她的身子,他也见了很多次,颠来倒去也弄了那么多次了,真是老皮了,所以怎么逗她这么说,硬是要把秦匀舒说的不好意思。
  
  “我不要理你了!我要起来!”
  
  “干嘛发脾气,被我看不是正常的事情么?不然你还想给谁看?”说着唐墨白抱她去了浴缸,径直去了房间。
  
  匀舒哼哼的不理会他。唐墨白倒也没有对她怎么样,给她擦了身子,换了睡衣,抱着她安静的睡了,那天晚上,也没有上演什么激情戏码。
  
  他知道她累的,今晚,放她一马。
  
  其实回来的时候,不是不生气的,她在别人面前,抢嘴说自己是他的秘书,在别人的面前,抢嘴说自己可以回家,这些其实都让他莫名其妙的发火,心里不舒服,之所以么有计较,只是不希望,他们两个人好不容易和好,不要又破坏了这关系。
  
  那一晚。抱着秦匀舒睡觉,一夜好眠。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