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但愿婚长久 > 第66章 别糟蹋了自己

第66章 别糟蹋了自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那如果明珠姐回来了,你会怎么样?”
  
  这个问题,是一个极好的问题,于是他说,“我也想知道,她回来的那一天,再见面,我会怎么样……”
  
  梁紫绶看着唐墨白站在落地窗前面,看着窗外,于是她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对面大楼的巨幅海报,正是明珠。
  
  她忽然觉得,其实墨白哥很可怜,明珠姐的离开,到底给了他多大的煎熬,于是她看着那个笑得灿烂的白天鹅明珠,她真的是一颗璀璨的明珠,万丈光芒,这样的人,注定不会只属于一个人。
  
  。。。。
  
  一下午的时间,匀舒都心不在焉,她知道这样的自己,一点都不好,像一个整天胡思乱想的妒妇,一点都不像原来的自己,她也不喜欢现在这样的自己。
  
  再看看自己的工作效率,实在是差的可以!
  
  就在快要下班的时候,匀舒接到了一通电话,是梵克雅宝旗舰店打给她的电话。
  
  “秦小姐么?您好,您送来修的链子,我们已经弄好了,看您什么时候方便,过来拿一下。”
  
  “是么?太感谢了,那……”匀舒看看时间,“我一会儿就下班了,我下班之后马上过来取,嗯,真的很感谢!”
  
  挂了电话,匀舒的心情莫名好了许多,刚才的阴郁,忽然一扫而空了。
  
  想了想,匀舒于是拿出了自己的手机,发了一条短信。
  
  总裁办公室,唐墨白的手机发出“叮叮”两声,显示秦匀舒发来短信。于是。刚才的阴霾心情,一下子变好,就连嘴角,都不由得上扬。
  
  “下班之后我要去个地方,不用等我,你自己先回家!”
  
  于是唐墨白拿着手机皱眉,下班不回家,要去哪?
  
  于是从来都只会打电话解决问题的大总裁,男的好兴致的发起了短信:“去哪?”简单明了,是唐墨白的风格。
  
  外面秘书办公室,匀舒的手机同样的“叮叮”两声,看见了他的短信内容。
  
  匀舒想了想,这种事情,总要给他一个惊喜的!于是发了两个字过去:“秘密……”
  
  总裁办公室,唐墨白看着那丫头发来的两个字,先是皱了眉,然后,又莞尔的笑了。
  
  “什么事情这么开心,不像你风格!”看见门没关,唐非涅已经在门口看了一会儿了,邪肆的看着他。
  
  唐墨白被吓了一跳,手里的手机啪嗒一下掉在了桌上,他实在是很没面子!话说唐三,你要不要这么囧?
  
  “你怎么来了!”
  
  “大总裁**,我怎么能够错过好戏?”说着唐四也不客气,走进来,一屁股坐在了唐墨白办公室的真皮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
  
  “不知道你说什么!”于是唐三又开始一本正经的看自己的电脑,研究数据,其实,一个字也没看进去,就这样硬撑着!
  
  然而唐四就这样看着它腐笑着。任谁被这样的笑容看着,心里都会很不淡定的啊!尤其还是唐四这么个阴人。
  
  “你昨晚,在梁紫绶家干嘛了?”他忍不住,终于问道。
  
  呵,就知道他沉不住气了的,怎么说,自己也比他早两年来到这个世界上,要是被自己的弟弟唬住,那他还混什么?
  
  “做什么和你有关系么?哦,如果你是关心我,我可以感谢你关心自己的哥哥,不过呢,我还是比较喜欢有私人空间一点的,至于紫绶嘛,和你就更没关系了,所以横竖都和你没关系的,我自然也不会告诉你!”
  
  唐非涅被他噎的讲不出话,只能死死瞪着他!
  
  “你喜欢她?所以可以忘记你和明珠姐这么多年的感情?”
  
  这一句话,又成功的让唐墨白恼火了!他和明珠什么关系?什么关系都没有好不好?五年了,整整五年了,就算他心里对她还有一点感情,这五年,也消耗光了,这些年,谁关心过他是怎么过来的,当年明珠走的潇洒,他忍着痛,还要微笑着眼睁睁看着她离开,那个时候,谁关心过他?
  
  “别跟我提明珠,五年前,我和她就没有一点关系了,现在五年过去了,凭什么我的人生,还要和她有一点牵扯?”他几乎是恼怒着说这些话的,和刚才看着匀舒回复的短信微微笑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是么?”唐非涅也没有怕他,站起来看着他,“那行,你记住自己今天说的话,但愿你见到她,还能说这些话,那么我就佩服你,唐三,三哥!你对明珠姐的感情,我们都看在眼里,你不可能忘得了她,你要是真忘得了,也不会这多年,还住在绿城,不住在家或者住别的地方!”
  
  “够了!”唐墨白喝道,表情已经很难看,那样子分明就是告诉唐非涅,再说下去,就算是他弟弟,他照样一拳揍下去的!
  
  “呵,被我说中了?那我再告诉你一件事情,很快,明珠姐就会结束英国的公演,回国了,到时候,该怎么做,我想你自然知道。”
  
  说完,他也不再停留,甩了门就出去,偌大的办公室里,又只剩唐墨白一个人,没有了刚才的温暖,只有厌恶,只有逃避!
  
  她要回来了?他也不是第一个知道她要回来这个消息的人,想必,她根本不打算告诉自己,五年,近两千天的日子,只有自己知道,这是怎样的痛苦轮回。
  
  回来又能怎么样,一切都已经时过境迁,她曾经说过,五年之约,五年之后如果他们还单着,就结婚,可现实就是这么现实,总有想不到的际遇,五年后的今天,他不管愿不愿意,已经是一个结了婚的男人,所以,有些事情,注定回不了头。
  
  。。。。。。。。。。。。。
  
  匀舒一下班,就打车去了梵克雅宝。
  
  “您好,我找你们这里的店长,徐莹。”
  
  “是秦小姐,店长交代过了,我马上去把您要的项链拿给您!”说着,一个穿着制服的女店员就取来唐墨白的那一条项链,扯断的地方,都已经用这条项链原配的金属环扣好,就好像新的一样,一点都没有被拉断过的痕迹。
  
  匀舒接过项链,这项链的款式很经典,也很漂亮,她实在是想不到,像唐墨白那样的男人,居然会买这样的项链戴着。一点都不符合他刚毅的风格!
  
  真的很好奇,唐墨白内心,是不是住着一个女人的灵魂,一想到家里面的装潢,还有那幅拼图,以及这个项链……她越来越觉得,唐墨白有很多面,就好像一个谜一样,越来越让她好奇了!
  
  拿着项链刚出梵克雅宝的旗舰店,匀舒就停住了脚步,没想到会在遇见他的,她原本的笑容,僵在嘴边。
  
  沈卓打开了车门,下车,走到她的面前。右腿,有些轻微的异样,他的脚!
  
  “匀舒,好久不见……”
  
  匀舒原本因为项链被修好那种开心的感觉,被见到沈卓的沉重代替。
  
  “你的脚……”匀舒的眼睛没瞎,怎么可能看不出沈卓脚的异样呢?上次在医院的时候,他坐着轮椅,没想到,到底还是留下了后遗症。
  
  医生不是说过吗,好好复建的话,完全康复是有可能的,他一定没有好好听话!
  
  沈卓只是笑笑,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脚,然后笑着对秦匀舒说:“没事的匀舒,其实,看不太出来,真的!”
  
  他是多么高傲的一个男人啊,怎么能够忍受这样的侮辱?这样英俊的男人,什么都拔尖儿的男人,怎么能够忍受这样的残缺?
  
  秦匀舒不是不心疼的,除了心疼,她还恨自己!
  
  “我是不是吓到你了?对不起,这些天,总是想你,所以看到你离开公司打车来了这里,我就跟来了。”
  
  “你脚伤没好,乱跑什么?为什么不好好听医生的话?沈卓,你给我回医院继续复建,你听到了没有?”
  
  可是沈卓只是看着她笑,笑的宠你温柔。
  
  他怎么能够对她说出那样的话呢?那么残忍的话,他居然就那样说给她听了!
  
  他怎么能够说:秦匀舒,从今以后,你和平叔没有关系,再也没有人知道,你们是父女关系呢?
  
  他一步一步有些蹒跚的走过来,刚拆了石膏没多久,其实走起来,还是有些疼的!
  
  匀舒仿佛他是什么怪物一般,不想他靠近,害怕他靠近,于是他一步步进来,她一步步后退!
  
  “匀舒,不要欺负我,我腿不好。”他说,面容含笑。
  
  于是匀舒眼泪就快要掉出来。
  
  后续报道,她不是没有关注,知道唐墨白不喜欢,可是她还是偷偷关注过的,知道沈卓,是为了就自己的父亲。
  
  她懂,他那么奋不顾身,不是因为别的,而是,何瑞平是她的父亲,是她秦匀舒的父亲,就因为这一点,她懂他的奋不顾身。
  
  对他不是不感激的,可是之前的那些事情,又谈何原谅?
  
  曾经,她的沈卓。像阳光一般,是她挡都挡不住的阳光,照进她的心里,而现在呢?她住进了一座没有窗户的房子里,她出不去,更看不见阳光!
  
  可是沈卓却仿佛当不了这些年的思念一般,一把将她抱进了自己的胸口,匀舒的耳朵,能够清楚听到,他的心脏,强有力的跳动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