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但愿婚长久 > 第67章 结婚有段时间了,肚子有没有动静

第67章 结婚有段时间了,肚子有没有动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新的一天,上班族都在九点正式上班,唐非涅仗着是唐氏的公子,到了九点半才慢吞吞的开着他的兰博上班。
  
  一到公司,自然看见梁紫绶已经在办公室,嘴角不由的上扬。
  
  “梁副理,麻烦帮我冲杯咖啡送到我办公室,谢谢你了!”
  
  梁紫绶正抱着肚子,觉得有些难受,只是听到唐非涅的声音,她本能的头皮发麻!
  
  不想和他计较,于是她去茶水间,帮他冲了一杯咖啡。
  
  这两天,总是觉得身子很不舒服,上次他强硬的在门后面要了她之后,她总是觉得自己身子不太好。
  
  想来想去,她还是趁着周末的时候,去医院看看。
  
  唐菲涅到了办公室,像是打开了全息音响,听着劲爆的因为歌曲,整个人就不是来工作的,而是来玩的。
  
  梁紫绶到达他办公室的时候,音乐声震耳欲聋。
  
  “经理,您的咖啡好了。”
  
  “放着。”他头也没回。
  
  想着要是他不找自己麻烦的话,也是好的,于是梁紫绶也就放下杯子打算离开。
  
  “等等!”
  
  他忽然叫道。
  
  可是这个时候,梁紫绶忽然觉得眼前一阵晕眩,头昏眼花,根本没有听到他说什么,扶着桌子继续走!
  
  “你什么时候这么不把我的话放心上了?我让你走了?”于是他粗鲁的一把抓过她,却没想到梁紫绶一下子跌进了他的怀抱,昏了过去!
  
  “喂!梁紫绶,告诉你哦,你别给我装死,我可没对你怎么样啊!喂,醒醒!”
  
  可是梁紫绶脸一阵泛白,真的是很不舒服的样子,看着她这个样子,唐非涅整颗心居然揪在一起疼得紧。
  
  “该死的女人,尽会给自己惹麻烦!”
  
  于是他心里不安,打横抱起了她,一路冲到了工资楼层的电梯,将她送到地下车库。
  
  途中,秦匀舒看到了,心里一惊,梁副理怎么了?
  
  知道墨白和梁副理那么好,于是她赶紧跑回办公室,将这件事情告诉唐墨白。
  
  “你看见老四抱着她走的?”唐墨白坐在大班椅上,不动声。
  
  “嗯,梁副理脸很苍白,你要不要去看看啊?”他们不是关系很好的么?
  
  “不用去了,老四能够照顾好她的!”唐墨白只是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呵,那家伙终究是忍不住的!
  
  “我想你应该很担心她!”
  
  这话,连秦匀舒自己都觉得自己说的很酸!
  
  唐墨白那么精明的人,怎么能够听不出来呢?于是他干脆站起来了,走到了秦匀舒的身边。
  
  “我怎么觉得。你刚才那句话,好像蛮有味道的?”他搂住了她的腰身,将她拉向了自己。
  
  “我哪有!”她怎么可能会吃味啊,他和谁在一起,是他的自由,她管得到什么?
  
  “没有?那怎么一股酸味?你的小脸上怎么写着,我在吃醋啊?”
  
  “你才吃醋呢,净会瞎说!梁小姐是你的朋友,关心总是要的啊!”她开始为自己找理由。
  
  “嗯,作为朋友,是该关心的,可是她现在身边不是有一个应该关心她一辈子的人么,我去凑数么热闹?”
  
  啊?他的意思是?
  
  “你是说……梁副理和经理?怎么可能啊!”他们两个人,怎么看怎么不对盘啊!
  
  可是仔细一想,似有些什么是能够说得通的。
  
  “还说你没有吃醋?我看,这些天,你心里很不好受!”唐墨白倒是有心情捉弄她的,毕竟一个女人为了自己吃醋,不是一件该值得高兴的事情么?
  
  “谁……谁说的,我才没有……”
  
  “真没有?”
  
  “嗯,没有!”
  
  “那好,既然没有的话,我们就干点别的好了……”说着,唐墨白一下子吻上了秦匀舒,吞掉了她所有的控诉。
  
  梁紫绶躺在纯白的病床上,脸不是很好看,唐非涅就陪在她的身边,安静的看着她,可是眉头却皱着。
  
  刚才医生对他说了很多话,让他心里一阵不痛快。
  
  这不痛快不是针对梁紫绶,而是针对自己!
  
  “你怎么当然加老公的啊,老婆病成这样才送来?”看病的是个中年女大夫!
  
  “你老婆本来就阴虚,需要补气补血的,再加上体寒,要好好保养的,不过你看看你老婆累的,黑眼圈都熬出来!
  
  还有,她的子宫,看上去也有些问题,具体的还要等报告出来才能够知道,不过,依我看,她宫比较寒,以后,怕是难有孩子的,哦对了,你们有孩子了么?”
  
  医生这样问他,他陷入沉思。
  
  他们,曾经是有过一个孩子的,如果那个孩子还在的话,现在应该都会叫爸爸了!
  
  “没有。”唐非涅暗淡的说道。
  
  “打算要孩子么?”女医生又问道。
  
  这一次,唐非涅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女医生一看他的样子,就觉得是那种花花公子的类型,不由得叹气,“你老婆以后有的受呢!”
  
  “她以后会怎么样啊?”
  
  “能怎么样啊,宫寒的女人,多少又要受点罪的,比如说人家来月经的时候可能没什么感觉,你老婆就得通过的死去活来的,先开点药吃着,调理一下,孩子么,努力还是会有的,最重要的是调理要紧。”
  
  唐非涅再回到病房的时候,真的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
  
  看着病床上躺着的女人,心里像是被一团乱麻缠着一般。
  
  怎么梁紫绶会变成这个样子?怎么偏偏是梁紫绶呢?
  
  要是别的女人,他不会有半点内疚感,可是偏偏是梁紫绶,他心里就好像化不开一般的结。
  
  如果当初他没有狠心让她拿掉那个孩子的话,现在,她是不是就不会吃那么多的苦呢?
  
  可是那个时候,他怎么可能还有理智可言呢?
  
  床上的女人皱着眉,仿佛病中也在难受着。
  
  唐非涅有些不自然的执起了她的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脸颊上,轻轻地抚摸着,心里居然觉得心疼。
  
  英国。
  
  泰晤士河畔一家高级的私人医院里面,明珠正在做检查,她知道自己的情况,在一天一天的好转,那些黑黢黢的胶囊,她再也不用吃下去了!
  
  “君昊,你说说,要是墨白见到我,会怎么样?他会开心么?可是,我上次给他的邮件,他没有回复。”
  
  “不过,那个时候他一定很生气的,毕竟五年前,是我离开的,虽然,那个时候我不得不离开他。”
  
  “要是他真的生气了,怎么办?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哄他了,你说他身边会不会已经有了别人了?”
  
  女人躺在床上,想象着这五年可能发生的一切,一颗心,雀跃又紧张。
  
  “他不会生你的气的,就算生气,要是知道你当年离开的原因,一定会原谅你的。”坐在他身边给她削苹果的人,正是她口中请你的喊着:君昊“的男人,他长的很文艺,一看就是那种艺术家气质的男人。
  
  “是哦……可是我一点把握都没有,毕竟,已经五年了,这五年,我都不敢和他联络,我就怕,我会在哪一天忽然就离开了,消失了。”说起这个,女人脸上显得很忧伤。
  
  “没事,不管发生什么,我都在身边,保护着你。”说着,他递给她削好的苹果,看着她,宠溺的笑。
  
  不多时,一个金发碧眼的医生过来,看着她,笑眯眯的说道,“明珠小姐,恭喜你,白血球数量已经控制在正常范围,其他指标检测也一切正常,恭喜你,终于可以康复出院了,虽然我很想再见到你的,可是我还是不想和你说再见,我希望,下次见面,不会在医院里了”
  
  “嗯,谢谢琳达医生,真的,等我回国后,我一定会抽空再来看你的!”
  
  琳达医生微笑的离开,说实话,和这个坚强的女孩子,还是有些不舍的。
  
  明珠忽然觉得,外面的天,那么的蓝,阳光那么的好,有一种新生的味道,叫做希望。
  
  五年了,她以为自己赶不上的,赶不上这个五年之约的,没想到,她还是赶上了,墨白,原谅我五年前放开你的手,我也是身不由己,这一次,我会重新抓住你的手,牢牢握住。
  
  又是周末,唐墨白带着秦匀舒回家吃饭,这个周末,比较热闹,一来是老爷子因为调理的不错,病情比较稳定,所以回家静养,二来就是;唐家的老幺唐非涅回家第一个周末,唐家大宅怎么能够不热闹呢?
  
  一大早,秦匀舒就起来了,先给唐墨白准备好要穿的衣服,张罗好了早饭。
  
  最近,唐墨白总是很缠人,晚上总是缠着自己要到很晚才睡觉,遇上休息的日子,早上又喜欢拖着她懒床,不肯起来。
  
  匀舒以前从来不赖床的,可是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气慢慢凉下来的关系还是他缠着自己缠得太紧的关系,她也慢慢被他带的有点不想起来了,很回味床暖暖的感觉。
  
  “墨白……起床了。还得回去看爸爸妈妈呢!”她推推他,可是那人就是不醒,浅浅的打着呼噜声,匀舒实在没有办法,看着时间要晚了,一家人都是等着他们的,总不能真到了吃饭的时间才到,那样多不好啊!
  
  “墨白……”她又扭一扭他的胳膊,结果唐墨白只是一把抓过了她,抱着她继续睡。
  
  好囧的姿势!匀舒被他这个姿势弄得僵住了,动也不敢动。
  
  于是匀舒伸出手指,捏住了唐墨白的鼻孔,过了一会儿,他不能用鼻子呼吸,于是甩了甩她的手指,有些难受,见他这样子,匀舒觉得好玩,就是抓着他的鼻孔不放手。
  
  终于有些恼。唐墨白睁了睁眼,因为被吵醒,眉头所得紧紧地。
  
  “醒醒,别忘了今天回家吃饭呢……”匀舒看着他,觉得每次他起床的时候,最可爱,像个孩子一般,不像平时,一本正经或者干脆变身狼人!
  
  唐墨白抓了她的手心,就放在手里一吻,热的秦匀舒一阵脸红。
  
  “时间还早,那么早去干嘛,难道还要你去做饭么?以后你就在家里做给我吃就好了,回家不准伺候别人。”
  
  “那怎么行,你要我站在一边看着我多不好意思啊,而且琴姨也喜欢吃我做的菜的。”
  
  “啰嗦什么,反正就是不准!再说,老四今天也在家,不准做给他吃!”
  
  原来是因为这个啊,这个男人,还真的很别扭呢,匀舒看着他,心情似乎很好的笑了,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可爱了?
  
  不过,话说回来,他不是说,他们之间的关系,是秘密么?要是这样的话,今天回家见到经理,那么他们的关系,一定会被他知道的啊,这样,也没有关系么?
  
  不过话又说回来,唐非涅是自己的小叔子,这个关系迟早是要知道的。
  
  “墨白,你打算这么说我们之间的关系啊,要是经理去公司说出来了……”
  
  “说了就说了,最多,把你开后门的罪名给做实了呗!”
  
  “……”这叫什么话?看他一脸不在意的样子,匀舒一阵恍惚,分不清他到底是不是真的这样想的。
  
  匀舒不说话,仿佛在想事情,唐墨白看着她不说话的样子,自然是知道,她心里在想些什么,于是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在她的额头上,轻轻的吻了一下,“好,我马上起床,省得你去晚了不好意思。”
  
  这算是他的体贴吗?秦匀舒看着他忽然利索的下床,甚至自己整理了被子,去卫生间刷牙洗脸去了。
  
  一家人的见面,就在这样一个阳光晴好的日子里遇上了。
  
  唐非涅没想到会在唐家见到秦匀舒的,更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身份已经是自己的三嫂。
  
  就在他听到秦匀舒跟着唐墨白喊自己的爸爸叫爸爸,喊自己的妈妈叫二妈的时候,整个人愣在那里一时半会儿反应不过来。
  
  “老四,愣着干嘛,你嫂子和你打招呼呢,你干嘛呢?”
  
  “啊……哦……”于是叫了她嫂子,可是在心理上,还是一下子没有办法接受这个事实。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