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但愿婚长久 > 第80章 我们分手了

第80章 我们分手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匀舒实在何瑞平后面走出卫生间的,她也奇怪,为什么唐墨白还没有找自己,是不是生气了,还是,正被何榛榛缠着无法脱身呢?
  
  然而,所有一切的答案,在匀舒收拾好了自己重新回到大厅揭开谜底。
  
  明珠穿和自己同系的拽地长裙高贵站在中样,正和沈云清说笑,唐墨白站在不远处,眼神看不出波澜。
  
  但是匀舒知道这个时候的唐墨白,最可怕!
  
  沈卓一脸僵硬,甚至看得出,有一些抵触心理,不过就是上了一个卫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明珠,伯母那个时候见到你的时候,你还很小很小的呢,抱在你妈妈的怀里,别提多可爱了,你在阿姨这里就住两天,反正阿卓还有榛榛和你年纪都差的不多,你跟卓儿先聊着好了,你们年轻人,肯定聊不完的话题的!”
  
  “哎哟大哥,原来你这个女的不要,那个女的也不要,原来是看上了这么一个大美女啊,明珠姐你好,我是这位的妹妹,我叫何榛榛,叫我榛榛就可以了!”
  
  何榛榛真的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沈卓脸已经铁青却不能发作,明珠也是相当的尴尬。
  
  其实和沈云清认识,完全是因为自己母亲,她和这位沈伯母居然是同学,只是最近才知道原来大家是在一个城市的。
  
  沈伯母邀请自己过来,她刚回国也不好拒绝,就过来了,没想到沈伯母是想把自己介绍给他的儿子,最关键的是,为什么她在这里还见到了唐墨白呢?
  
  匀舒没有上前,不是不想上前,只是,消失了勇气。
  
  她眼看着墨白的眼神看着那个明珠小姐,直觉告诉她,他和明珠小姐之间的关系似乎不像他说的那么简单,但是真的关系是什么,她有才不到,因为唐墨白这个男人,实在太难猜。
  
  此时唐墨白一杯接一杯的喝着酒,因为自己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明珠的。
  
  身着带着明珠,出于绅士风度,邀请她跳了舞。一起聊了天,像这种大户人家要朋友,处对象,就算心里不想,也不能表现出来,这些他们这些公子名媛又怎么会不知道呢?
  
  所以外人看来,这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实在是太般配。
  
  而唐墨白也被眼前的这一幕刺激到了。
  
  他知道,五年了,他们再无瓜葛了,可是,实在无法忍受的是,这个女人为什么如此心口不一呢?
  
  是谁求自己要重新开始的,他虽然没有和她重新开始的想法,可是眼看着现在她和另一个男人这样翩翩起舞,还是觉得一口恶气没办法抒发。
  
  这个时候的唐墨白,忘记了匀舒一惊消失很久了,刚刚找匀舒的心情,已经被这一幕插曲打乱。
  
  也就是因为这样,宴会的服务生端着一盘子的香槟走过来的时候,匀舒没留神,一不小心,就把人家服务生盘子里的鸡尾酒给撞倒了,甩了一地!
  
  这一下子,场面好不热闹,这边动静实在太大,怎么可能让人不注意呢?匀舒本能的想逃跑,可是她能逃到哪里去?
  
  她成了焦点,却不是因为好事。
  
  此刻,身上的礼服已经泼到了香槟,湿了一大块,有些狼狈,再加上大家这样看着自己。
  
  唐墨白和沈卓这个时候都看到了她,几乎是同一时间向她冲过去的:“你怎么样?”又几乎是异口同声。
  
  于是两个男人对视一眼,唐墨白再次开口。
  
  “有没有哪里伤着?我看看?”他关心的样子,都看在别人的眼里,明珠更是将所有的一切,都看在眼里。
  
  “没事,没伤着……”她一边说,一遍又看向沈夫人还有自己的父亲,一脸内疚,“实在不好意思,惊扰到大家了,都怪我走路没看好……”
  
  “没关系的,宴会人多,难免的,没有伤着就好。”何瑞平说,其实心里也是担心匀舒的,只是没办法表达出来。
  
  “秦小姐礼服都湿了,不介意的话,跟我到房间换一件,我平时也有一些活动的,所以车上有换的礼服的。”
  
  这时候,居然是明珠说话,大家又觉得讶异,怎么她会认识冯秘书呢?
  
  “我和秦小姐有过几面之缘,而且,我马上就会一工作方式和她相处,怎么样秦小姐,我们,算是朋友!”
  
  匀舒看着她点头。
  
  “那就让明珠带着明珠小姐去换。”沈夫人道。
  
  “不用了,我送她回去。”这个时候,唐墨白开口,阻止了明珠要带着秦匀舒去换衣服的提议。
  
  明珠的脸有些发白。
  
  沈卓薄唇紧紧抿着,脸好看不到哪里去。
  
  何榛榛和沈夫人以探究的目光看着唐墨白,更衣审视的目光看着这个始作俑者秦匀舒。
  
  就在他们的目光中,唐墨白脱下了自己身上的外套,披在了匀舒的身上,“走冯秘书,我送你回去。”
  
  这话在外人听来也没什么,毕竟是上司,关心一下同事怎么了?
  
  可是在场最主要的几个人中,又有许多女人,女人心思,可是很细腻的。
  
  于是,一夜之间,何榛榛,沈夫人,对这个秦匀舒的印象就谈不上好。
  
  明珠看着唐墨白关心爱护的举动,是对另一个女人,心里早就不是滋味,可是她也只能忍耐着。
  
  唐墨白要走,虽然沈氏的人想挽留,也是留不住的,他能够到场也已经很不错。
  
  而和唐墨白一起在场却一直没有发话的傅斯然一贯低调,冷眼看好戏的看着这一切的风云变幻。
  
  似乎老三的感情生活会相当的丰富多彩,他就抱着看戏的态度,静观事情发展,反正里面的人bt的多了去了,他这个段位,小意思。
  
  而秦匀舒,其实是尴尬和脆弱的,其实,这个时候真的需要一个强有力的臂膀,保护着自己的,而这个时候唐墨白就恰恰充当了这么一个角。
  
  于是她就这样柔顺的被他搂在怀里保护在怀里,在众目睽睽之下和他们打了招呼和唐墨白一起离去。
  
  “妈妈,你看看,那个秘书,实在是有够奇怪的,总觉得她和唐大哥不简单的,唐大哥用得着对一个小秘书那么好么?”何榛榛气得要死,这么好的机会,坏在一个小秘书手里,真不知道那个小秘书手段怎么这么高明,说不定,刚才那些是她故意的!
  
  “多用眼睛少说话,妈不是教过你么?”沈夫人是个比较内敛的人,情绪不会放在脸上。
  
  何瑞平沉默,刚才女儿说的话他信,虽然依旧担心。
  
  心情虽不好的,就要数沈卓和明珠了,同时看着自己的心爱的人,又是什么感觉,恐怕这种事情,真的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了……
  
  喜欢不是爱这死孩子……
  
  匀舒和唐墨白一起回去,车上,匀舒不说话,可是心里不代表没有一点情绪。
  
  “你没有事情想要问我吗?”唐墨白第一个开口。
  
  “问了,你会回答?”
  
  “如果是你想知道的,我会回答。”唐墨白是这样说的。
  
  “你和明珠小姐,到底什么关系?”既然他这样说,匀舒也就问的直接,可是同时真的害怕这个答案。
  
  唐墨白知道她早晚会问她的,她这样聪明的人,怎么会没有感觉呢?
  
  可是他们之间有什么呢?什么都没有了,“什么关系都没有,就是朋友。”
  
  匀舒偏头看着他,却发现他的眼神很干净,并没有说谎的样子。
  
  “那么,唐墨白,你是真的想要和我结婚,你爱我吗?”
  
  这个问题,不好回答,第一个问题,他可以清楚明白的回答她,是。
  
  可是第二个问题,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不爱,却想一起生活,这个答案,显然是不能让秦匀舒接受的,所以,他选择沉默。
  
  他的沉默,没有让秦匀舒太意外,意料之中的事情不是吗?他也许喜欢她一些,可是,还谈不上爱?
  
  可是可笑的是,她居然,已经有一点点爱上了他,既然他不知道自己爱不爱她,那么她又如何表达自己对他那点爱呢,这样,岂不是增加的负担?
  
  她不想这样,从来,也不是一个故意要给别人添麻烦的人,凡是都是自己隐忍,先为别人着想的秦匀舒,如何会这样为难唐墨白的感情呢?
  
  “你别在意,我只是随便问问,我们不是已经结了婚吗,我想,不需要再办一次了。这种事情,又不需要特意做给别人了看,自己心里面知道,就可以了。”
  
  唐墨白看着她,其实觉得有些对不起她的,可是他害怕自己不负责任的说了不确定的话,以后会给她造成更多伤害,他现在,至少能给她自己能够给她的东西,仅此而已。
  
  回到家里,两个人的气氛,实在是没有办法多么融洽,不过他们都还算为对方想,没有争吵。
  
  匀舒忽然想到了什么,上次给他修的项链,还在自己那里没有还给他,趁着今天,也一并给了他。
  
  唐墨白正在浴室洗澡。匀舒帮他张罗好衣服,放在浴室里的流理台他等会起来的话,可以自己拿了穿,那条项链,就放在衣服上,然后安静的退出去。
  
  唐墨白洗完澡,穿衣服的时候才看到那个掉落很久的四叶草项链。
  
  当重新看到它的时候,他眉头紧锁,这个东西,过去,代表着自己和明珠之间的太多太多,他虽然想忘记,可是有些事情,又怎么可能是说忘就能够忘记的呢?
  
  唐墨白知道,这是秦匀舒放在这里的,心里对她的感觉,有错杂了许多。
  
  “这个,怎么会在你那里?”他问。
  
  “上次在家里捡到的,知道这对你来说,是很重要的东西,不过上次摔坏了,我帮你拿去梵克雅宝的旗舰店修过了,你看看怎么样?”
  
  “你帮我去修的?”她当时,是怀着怎么样的心情去修的呢?莫名有些觉得内疚了。
  
  “是啊,一直忘了给你,你收好了,可不要再掉了。”她笑着说道,脸上没有一丝多余的不该有的表情。
  
  唐墨白只是将项链放在一边,并没有带在身上,“还不睡吗?”他躺进了被子,靠近了匀舒,却什么都没有做。
  
  “还想再看会儿书。”匀舒手里捧着的,就是上次还没有看完的外文的效率实在是有点下降了。
  
  唐墨白不说话,也一个人从回来,躺床上,陪着她一起看,只是自己看的不是西方文学,而是美术方面的书。
  
  这让匀舒感到奇怪,忽然又想到了,上次去琉森的时候,那个小画师为自己画的画,想到了,就马上下了床,打了赤脚去柜子里面把她拿出来。
  
  “下床干嘛?”唐墨白拉住了她,看着她赤着脚,虽然是走在地毯上,可是还是不卫生,又怕她着凉。
  
  “我想去拿上次的画,就是琉森画的那一副画画的真的很漂亮的。”
  
  唐墨白听到她说漂亮,只是笑,她大概到现在都不知道,那一幅画,其实是自己为她画的?
  
  “你躺着,我去拿。”说着,唐墨白体贴的让她睡在床上,自己去拿了。
  
  不多久他就拿着画过来,给了匀舒。
  
  匀舒看着,心里说不出来的愉悦,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幅画的时候,她总还是相信,世界上,还有爱情存在的。
  
  忽然就想到客厅的那一副巨幅拼图,心里想着,是否有一天,自己的画也会被唐墨白,那么珍惜呢!
  
  这一夜,两个人之间除了温情什么都没有做。
  
  唐墨白甚至没有问秦匀舒关于沈卓的事情,他也没有再深究在宴会上发生的事情,其实这样已经足够。
  
  ---
  
  梁紫绶出发去美国的事情很顺利,唐非涅没有再阻止她去美西。
  
  到达美国的时候,是当地时间下午四点。一到机场,就有人来接梁紫绶,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唐非涅口中的备胎男陈子睿。
  
  “紫绶,这边!”子睿看到出关的梁紫绶,赶紧冲她挥手。
  
  紫绶也马上看见了,终于拉着行李跑过去。
  
  “丫头,真的是好久不见,你都去哪里了?我都没有能够经常联络到你,要不是你告诉我,我都不知道你回国了,而且又来洛杉矶出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