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但愿婚长久 > 第82章 心都是痛的

第82章 心都是痛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于是,她换上了居家服,敲了隔壁唐墨白的房门。d7cfd3c4b8f3
  
  门没有关,此刻的唐墨白正在电脑面前认真的工作着,明珠远远地就看见了他专注的样子,什么时候都是一样的,他认真的时候,实在是很迷人。
  
  直到她走近,他才看见她,看到她就这样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他甚至有一时的恍惚,等了那么久的人,消失了那么久的人,就这样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他应该要高兴的不是吗?可是……
  
  “你怎么来了?”他的态度依旧冰冷。
  
  “很忙吗?”她一问题代替回答。
  
  而唐墨白沉默。
  
  “墨白,我们,可以聊聊吗?我们很难有这样单独相处的机会,所以,我想和你聊一聊。”明珠的语气,卑微中有一点无奈,还有一点压制的感觉,她很早就想把一切告诉他的。
  
  “还有什么好聊的,明珠,现在的我们,不过是工作关系,我们之间能够聊得,也不过是工作而已,并且,时期有限。”
  
  是,在自己约满的时候,两个人,就再无交集!
  
  “墨白,我知道你恨我,可是。你能不能听我解释,我们之间以前……”
  
  “那是以前,现在,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一句话,将明珠想说的话,全部堵在了口中。
  
  “如果你希望我道歉的话,我可以向你道歉的,毕竟,当年那么狠的离开,确实是我不对,只要你能够原谅我,我什么都愿意的,墨白,我知道你身边出现了秦匀舒,可是你爱的人是我不是吗?对于秦小姐,我不想她受到伤害,但是你觉得,如果一但我们之间的关系让她知道,她会不受伤害吗?”
  
  “你什么意思?你威胁我?”唐墨白眼神里忽然闪过一丝狠。
  
  “我不是威胁,为什么把我想的那么恶毒,难道我在你的心目中,就是这么一个恶毒的女人嘛?”他的曲解让她觉得委屈,难道他不知道自己是一个怎么样的人么?
  
  唐墨白因为她受伤的眼神,别开了头,“你狠的时候,可不止这么一点点。”这是他对她当年离开的评价。
  
  当年他们之间的风平浪静,却不想,都是两败俱伤。
  
  他永远也忘不了,那一晚的大雪,也忘不了自己那一晚受到的寒冷。
  
  “墨白,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我会补偿你的,我们之间并不是像你说的那样结束了,我知道,你对我还是爱的,不然你不会放不下我的!”如果已经彻底放下,现在他对自己不会这样的,爱一个人有多深,那么恨一个人就有多深。
  
  “我知道,你也需要我的……”
  
  可是明珠还没有说完,唐墨白就打断了她的话:“吗,没错,我是需要你,但是,我需要的,只是你在工作上的认真还有专业,其他的,我什么都不会要!”
  
  言下之意,他们除了工作关系,其他什么都不是。
  
  “如果,你要说的已经说完的话。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忙,不送了!”唐墨白将视线回到自己的电脑上,不再看她。
  
  “那么绿城呢,为什么要建成它呢,它不是应该是我走之后才动工的吗,如果你真的像你说的那样,对我已经一点感情都没有了,那为什么还要建好为什么在客厅里,又要放上那么大的白天鹅,你不要告诉我这些的意义都不是我?”
  
  唐墨白沉默。
  
  “墨白,原谅我好不好?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我实在还是不能没有你……”说着,明珠的身子靠近,想要保住唐墨白,终于她抱住了她,可是唐墨白没有回抱她。
  
  “明珠,还记得五年前我们说过什么吗?”
  
  “五年前……”他们说过,如果五年以后他们还是单身的话。就结婚的。
  
  “我们约定过的,五年后如果彼此都是单身的话,就结婚的。”
  
  明珠不明白他为什么说这个,“很抱歉,五年后的现在,我不再是一个人,我结婚了。”
  
  “墨白……你什么意思?”明珠简直傻了,她完全听不懂唐墨白现在讲的话。
  
  “我知道你听明白了,我,结婚了,明珠,我们回不到从前了。”
  
  “不,你骗我的,不可能,你怎么可能会和别人结婚呢不可能的!”明珠的情绪看着有些激动,后退了几步,简直不敢相信唐墨白说的话。
  
  “是谁?”
  
  可是开口问过之后。明珠才觉得自己真的很傻,除了秦匀舒,还会有谁?她一直以为,他们之间的关系,不浅,可是完全没有想到他们已经是夫妻。
  
  “那你爱她?”她不放弃。
  
  唐墨白的眼神里,有一丝不确定,让明珠抓住不放。
  
  “你不会爱她的,你只是为了忘记我是不是,或者,为了惩罚我,墨白……”
  
  “够了!别再说了,你该走了!”他不打算听她说下去,强悍掰开了她的手,将她推开自己的一步以外,不想再和她去牵扯!
  
  “晚上的宴会,对我来说,很重要,对工作,我从不马虎,也希望,你能够对得起你的专业。”说完,他便坐下身,不再看他,继续手上的工作。
  
  为了让他不再排斥自己,明珠现在也只好不再去烦他,免得他对自己更加反感。
  
  ---
  
  知道唐墨白来,尹子嘉当然是准备好了特别好的招待场所,内地很多相关的业内人士,都纷纷前来,想要和唐氏拉关系。
  
  明珠的亮相无疑是增加了一道亮点,她在国外很红,现在在国内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
  
  当唐墨白挽着明珠现身的时候,镁光灯差点要闪瞎了他们的眼睛。
  
  在场的人,很多人都猜测;唐墨白和明珠的关系,自然而然也就以为他们是这样的关系,情人。
  
  宴会是自助式的,和无数无聊的豪门宴会差不多,喝酒跳舞,最后差不多的时候,才会开始讲到正事,之前,都是在交际。
  
  唐墨白的身边总是围满了人,这样一个男人,和秦匀舒这样一个女人,还真的是不太相配,起码,看得出来那个秦小姐并不是一个非常喜欢在社会中心位置的这样的女人。
  
  秦匀舒过分安静,一次两次甚至几次,墨白都会觉得新鲜的,可是如果一直这样下去的话,他们之间的感情早晚出问题。
  
  明珠是名人,和她喝酒聊天的名人名媛很多很多,不过她很熟悉这样的社交方式,所以能够婉约得,时不时就有人邀请她跳舞,她也礼貌回应,可是她的视线,都是落在唐墨白的身上,而唐墨白,一眼都没有瞧过她。
  
  “明珠小姐?”身边一个男人喊了她两遍,她没有反应,那人只能挡在她面前。
  
  “啊?哦哦……”这个男人好像不太认识,不过不能没有礼貌。
  
  “我看你的香槟喝完了,于是给你送了一杯过来,请。”
  
  “谢谢你。”明珠接过浅浅的尝了一口。
  
  在之后,那个男人和明珠说了很多很多,她到也不见得烦,只是有一句没一句的说这话。
  
  不知不觉,两个人聊得差不多,明珠正好看见唐墨白朝着自己这一边走过来,于是,匆匆放下了喝了半杯的香槟酒。
  
  --
  
  匀舒到达柏悦酒店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下午临近傍晚的时候才搭上了飞机,知道了地址,就一直找到了这里。
  
  问了大堂经理,说是他们的一起的朋友,他们现在自己后到,一番言辞之下,大堂才肯告诉她唐墨白的房间号是多少。
  
  知道了唐墨白还有明珠的房间号,也知道了他们并没有登记一个房间,而是分开了睡的。想到这里,她忽然心里安慰不少,至少,唐墨白没有对不起自己!
  
  离开宴会,是唐墨白送明珠回去的,反正都在一个酒店。
  
  今天的明珠,喝了很多酒,简直有点不像她,他心里当然清楚,她今天的反常。
  
  一路扶着她上来的,她很虽然醉了可是很乖,一点都不闹,唐墨白看着这样的她,如果心里真的无动于衷的话,实在是不可能,可是如今他能怎么样呢?起码,五年后的他。即便不会爱谁,他也不想伤害那个女人,那个在家等着的女人。
  
  “到了,进去。”他插好房卡,开了门,可是明珠忽然就抱住了他,唐墨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毫无征兆的亲吻过来,就好像是忍了那么多年后,将全部的热情都给了他。
  
  明珠心里也苦,抱着他,管他是在推自己还是接受自己呢?她只知道,她不想放开这个男人,舍不得将这五年来的坚持,全部放弃,她不想做坏女人,可是谁为她想过呢?她这么多年只爱了这么一个男人,为什么这么一点点幸福,都不能够给她,如果要从她身边抢走墨白,那么为什么又让她活过来,当初死了,不是更好?
  
  唐墨白想要推开她的,如果不是在尝到了她唇边的泪水的话,他真的会推开她。
  
  很矛盾,他不想知道过去,可是为什么她就是不肯放过他呢?
  
  “明珠……”
  
  “我知道,我都知道,你是爱我的,五年前和五年后都没有变,你觉得为难是不是,那我去跟她说,说你不爱她,坏人就让我来做。墨白,我求求你,我真的不想失去你,你知道这些天,看着你在别的女人的身边,我快要疯了,我好急啊,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她捧着他的脸,眼泪一个劲的掉,有点迷离,于是她闭眼,再一次忘情的吻着他……
  
  门早就是已经打开的,顺势,两个人就这样纠缠进了房间,然后,卡擦一声,门被关上,将所有的暧昧纠缠隔绝。
  
  秦匀舒躲在走廊某个房间的门口,浑身颤抖。
  
  为什么那么巧?为什么要让她看到这一切,听到这一切呢?如果没有的话,她就打算这样说服自己了,怎么样都是一辈子,她真的已经打算,就这样和唐墨白一辈子了。
  
  原来他们的感情,不是那么的浅的,明珠和他,经历了什么她不知道,她只知道,她成了他们两个人之间的障碍,至少,是明珠的障碍。
  
  她听得出来,那个女人真的是爱他的,而她也感觉得到,唐墨白对她并不是完全没有了感情。
  
  怕她为难吗?她什么时候成了那么重要的人了,她从来都不该是唐墨白身边的人。
  
  爷爷当初帮忙自己,她应该感恩的,现在爷爷状况稳定,就真的回到了当初和唐墨白约法三章的时候了,她真的应该毫不留恋的离开了。
  
  可是,心里为什么会觉得想破了一个窟窿呢?
  
  她来上海,所有想要对唐墨白说的话,全部没有说出口,就已经没有机会说了,有些话,恐怕说了,会成为别人的困扰,而从小,她都不想成为别人的负担。
  
  就好像,当初不想成为有钱人爸爸的负担,不想成为遭受苦难妈妈的负担,不想成为怨恨自己的沈卓的负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