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但愿婚长久 > 第85章 孩子,得赶紧要个孩子

第85章 孩子,得赶紧要个孩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可是,实在是尴尬,她怎么会大爸爸好呢,说不行,恐怕父亲心里又会有想法,说行的话,现在自己和唐墨白这个情况,她哪里会好意思在刚和他提了离婚之后,又请他帮忙安排人手进唐氏呢?
  
  “谁的电话,不接吗?”在一边的唐墨白也很好奇,不过他更多以为是沈卓打来。
  
  “怎么了,在我面前,不方便?没事,你当我空气好了。”也就是说,他一点都不打算回避!
  
  匀舒只好接了起来,“喂,是我。”
  
  “秦小姐吗,我是何瑞平,我想请问一下,上次问你的事情,有没有眉目了……”身边有家人,何瑞平自然不会说自己是秦匀舒的父亲,于是在电话里装腔作势的,可是这样的陈称呼和距离,匀舒虽然理解,可是还是觉得心疼。
  
  不远处就是唐墨白,匀舒也不好说太多,简单和父亲说了几句,就把电话挂了,可是挂了电话自己又懊恼,因为她太心软,没有能够成功拒绝父亲。还把事情给答应了下来,这下,真的是自找麻烦了。
  
  要怎么开口呢?
  
  唐墨白看得出来她为难的样子,露出一副自己很愿意帮忙的表情,“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看我能帮上你什么?”
  
  “唐墨白……你还记不记得上次,和你一起跳舞的女孩子,叫何榛榛的?”
  
  唐墨白有些记不起来脸了,不过说到何榛榛,他知道是何瑞平的女儿,再往深的说,她是匀舒同父异母的妹妹。
  
  “嗯,还记得,怎么了?”
  
  “我能不能跟你商量一件事情?”匀舒态度完全反转,让唐墨白有了兴致。
  
  “什么事情?”
  
  “能不能,在唐氏给何榛榛安排一个合适的位置,让她来唐氏工作呢?”她半低着头,终于把这个说完,觉得很不好意思。
  
  原来是这样,这件事情,她恐怕很在意,那么,就不能怪他有心利用了……
  
  “原来是这个事情,你也知道的,最近唐氏并不缺人手的,这个事情,似乎有点麻烦呢!”
  
  匀舒脸有点尴尬,不做声,知道她脸皮薄,唐墨白又说:“不过,也不是全然没有可能!”
  
  “要怎么样,你才能够让何榛榛进公司呢?”
  
  “秦匀舒,我真想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帮助何榛榛呢?按理说,她是你爸和别的女人生的孩子,你难道不觉得心里不舒服吗?况且,我也看不出来,那天沈家的人,对你有多好。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唐墨白其实是为这个傻女人感到不值,心疼她。况且难道她看不出沈家人的想法?
  
  “再这么说,她也是我妹妹,这是无法改变的事情,爸爸托付给我的事情,我会尽力的。”
  
  当初母亲走的时候,对父亲那么的不舍,虽然她没有办法理解,但是,那是妈妈最后的嘱托,所以她要好好的照做。
  
  她不能要求自己的父亲,对自己多好多公平,严格来说,能做到这样子,已经是不错,偶尔可以见面,她已经很满足了。
  
  沈家是他现在的生活重心,他不可能对自己付出多少,可是即便这样又怎么样呢?至少他是世界上唯一的亲人,有亲人在,总不会觉得孤单,好歹有个挂念的。
  
  唐墨白心里气她,于是他开了口:“年底,我会考虑升刘云做企划部经理,林立调去分布负责主要的事宜。到时候,刘云身边的助理,就由何榛榛担任,不过秦匀舒,我有条件,你不能说离婚。”
  
  “不行,这一点我没有办法答应你的。”明珠说的那么清楚了,她哪里还有脸面留下来呢?
  
  “那么何榛榛进唐氏的事情的就免谈!”他也强硬。
  
  匀舒不说话,僵持着也不松口,唐墨白显然是在拖着她,可是看她迟迟不开口,于是又害怕她真的撒手不管何榛榛的事情,那么自己也就少了一个留下他的机会。
  
  “那这样,离婚的事情,我会考虑,但是,这事情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够决定的事情,就算,我们之间有问题,可是爷爷呢,爷爷对你那么好,你好意思这么对他吗?给他缓冲的时间好了,离婚的事情,慢慢来,至少让爷爷适应,难道你想让爷爷在受不了刺激,进医院吗?”
  
  唐墨白这一次捏到了匀舒的七寸,果然,一听到爷爷,匀舒犹豫了,之前是脑子发热没有考虑到,现在,想到了爷爷,确实也不能说走就走,至少,要把这个事情说清楚的,让老人家有一个接受的过程。
  
  在外面等了一会儿,里面的小白已经洗好澡吹好毛发剪完了指甲,整个样子看起来又萌又可爱,而且因为洗了澡的关系,更加开心活跃了!
  
  “小白给爸爸妈咪看看,是不是变漂亮了哦!”美容师把小白抱出来,放在柜台上,匀舒过去抱她,只是美容师的话,让秦匀舒尴尬。
  
  唐墨白倒是很受用,实在是觉得,这家宠物店,服务态度很不错。
  
  “走,今晚跟我回家,爷爷也很想见你,明天正好周末了,本来就要回家吃饭的。”然后唐墨白像是害怕秦匀舒不跟自己回去,于是威胁:“如果不的话,刘云助理的位置,应该会给别人!”
  
  还有比他更加不要脸的男人没有?秦匀舒知道他是故意的,可是这一层故意背后,他放的是什么样的感情,实在是耐人寻味,其实她明知道自己应该拒绝的,也知道,就算自己不去,他也不能拿自己怎么办的。
  
  可是就是放纵了一次,仗着他的威胁,还是跟他回了家。
  
  回去的车上,唐墨白心情似乎不错,她因为小白的关系,所以坐在后座,没有坐在副驾驶的位置。洗完澡小白大概有点累了,于是就趴在匀舒的身上,呼呼大睡,没有什么力气吵闹,车厢又变得安静,只有唐墨白汽车里播放的音乐声。
  
  边开车,唐墨白看着后视镜里面的匀舒,恬静的样子,让他这些天所有的不正常,都回归了正常,于是他试探着问她:“为什么会去上海?”
  
  匀舒被他问的一愣,或者说,是没有想到他会这样突然和直接的问她。
  
  “你来上海,其实你也很在乎我是不是,你害怕,我和明珠之间发生什么?”
  
  匀舒摇摇头,其实不是因为这个,只是因为,一下子无法接受,他们之间那么厚重的过去,以前她只以为,唐墨白就是爱玩了一点,单身主义,不想被婚姻捆绑,所以才不愿意和自己结婚的,如果一早知道是因为心有所属,她大概是不会和她结婚的,还有。如果唐墨白和明珠见面之后,没有瞒着自己的话,她现在的情绪也不会如此抵触,如今,她觉得自己像一个笑话,更像一个掩耳盗铃的小偷。
  
  “你和她之间的事情,其实你可以告诉我的,如果告诉我的话,我一定不会答应爷爷和你结婚的,不会勉强你的。”
  
  “所以,这是你现在想要退出的原因?不管怎么样,我和她回不到过去了,不管她和你说什么,你都不要理会就行了。”
  
  秦匀舒不回答了,唐墨白也不逼她。
  
  于是想到许敏孩子的满月酒,他清了清嗓子说道:“许敏孩子满月酒的日子。在下个星期六,到时候,你和我一起去。”
  
  “不好,去参加的人,一定很多的,到时候……”
  
  “我现在不怕公开我们的关系,知道就知道,我也不再需要遮遮掩掩了。”
  
  “为什么不需要了?唐墨白,改变的原因,是什么?”多希望,她能够给她个肯定的答案啊!他知不知道,之所以在明珠面前,她那么没有底气,甚至都不敢争取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从来都没有在感情上,承认自己。
  
  “既然结了婚,就没有必要遮掩。”这是他的回答,却不是秦匀舒满意的答案,于是车厢里又变得安静了。
  
  “你会和我一起去!”唐墨白问道。
  
  “嗯,知道了,我会去的,许敏姐,怎么说也是同事和前辈,应该要去的。”
  
  她答应去,不过她的回答,还是让唐墨白不由得皱了眉,不过她能去已经很不错了他不能再奢求。
  
  ---
  
  秦匀舒和唐墨白一起回的绿城,只是进了别墅一看,好像有些东西不一样了,走进去,原来是客厅里面原来那一副白天鹅拼图。已经被别的画所替代,不是什么特意的形象,只是一幅抽象画派的油滑,倒是和这个房子的基调很搭配。
  
  她知道这是唐墨白换掉的,其实不必如此的,有些东西,一旦已经知道了,就再也没有办法当成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了。
  
  不过她故意忽视了这一变化,什么也没说。
  
  想到自己还有东西在沈卓的房子,其实这段时间,她住在沈卓那里的时候,沈卓都是住别的住所的,所以他们并没有住在同一屋檐下。
  
  所以暂时她是不用把自己的东西拿过来的,一切,等稳定了再说,只是要打个电话给沈卓,告诉她自己今晚不会回去住了。
  
  匀舒也没有特意回避唐墨白,只是电话一直没有被接起,确切的说,是沈卓挂掉了匀舒的电话,所以才有提示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匀舒倒是觉得有些纳闷,不过也没有多想,只是发了一条短信告诉了他。
  
  唐墨白在旁边看的不是滋味,没来由又发脾气,拿东西放东西的时候故意弄得很大声,没事欺负小白,小白实在是觉得很冤枉。
  
  ---
  
  而沈卓的世界,正在进行惊天变化!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林慧,会再一次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林慧,匀舒曾经说过的,就算他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变,也不能回到从前的原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