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但愿婚长久 > 第86章 有过一个孩子

第86章 有过一个孩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爷爷,吃饭的时候,说这个干嘛?我现在还不想要孩子呢!”其实他脱口而出的话不是想让秦匀舒受伤的,而是,真的不打算要个孩子,起码,孩子在他的字典里,还没有出现呢。d7cfd3c4b8f3
  
  他还没有想象过,有一天,自己会当上父亲。
  
  只是一边的秦匀舒听在耳朵里,心里总是有点疼的。
  
  “你都快三十了,还不打算要孩子你想什么时候要孩子?结了婚不要孩子,这像话吗?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你爸都会打酱油了!”
  
  这个时候一边的唐博远不由得咳嗽起来,大概是被食物呛到了,这个老爷子,要不要在孩子们面前这么说自己啊!
  
  顾琴默其实也是不赞成他们有孩子的,虽然说,自己是唐墨白的阿姨,一家人相处的,也算和谐,可是,总不是亲妈,阿涅本来就比墨白不得老爷子的喜欢,以后,在唐氏,虽然知道是墨白掌舵没错,可是总是希望他能够多得到一点,这一下要是连孩子都是唐墨白现有的话,恐怕阿涅在老爷子心里的地位就更低了!
  
  说到这,她就想起她那个不争气的儿子,一天到晚不上心,明珠死了之后,整个人都不正常,玩车玩钱玩女儿,没一样是好的!
  
  “爷爷那个时候是什么年代,现在是什么年代了,像我这样的,结婚都算早的,这个年纪生个孩子……”
  
  “臭小子!不生孩子。你结什么婚?”祖孙两个人的谈话听起来不太和谐的样子,秦匀舒在一边非常尴尬,她也不能说什么,一边是爷爷,一边是目前还坐实的丈夫,帮哪边,多会得罪另一边的!
  
  “匀舒那么好的孩子,嫁给你算是吃了大亏了!”最后,爷爷非常嫌弃唐墨白,一锤定音。
  
  秦匀舒听着最后一句话,倒是有点想笑,也很认同,嘴角弯了起来!
  
  唐墨白见她笑,想来自己是闹了笑话,自己在秦匀舒面前的形象,可不能毁于一旦,于是正了正脸,不打算和爷爷说下去了。
  
  吃过了午饭,顾琴默所说的新玩儿意儿,终于搬上台面,之间顾琴默拿了一个方盒子,将里面的东西全部倒了出来,匀舒这才知道是什么。
  
  原来是国粹啊!
  
  “上次在老年俱乐部和朋友一起玩过的,可好玩了,原来博远和阿清都会的,匀舒,现在来了,就陪着二妈大一会儿麻将,也好解解闷的!”
  
  对于麻将,匀舒可是一点都不会的,她会抓牌,可是,却不知道应该如何打牌,这样菜鸟级别的水平,怎么可能和他们玩呢?
  
  “二妈,这个麻将,我不会的,要是我来的话,一定输很惨的,要是……”
  
  “没事,你和他们来,我教你。”这个时候唐墨白在她身后说道,办了一把椅子,就坐过来。
  
  于是盛情难却,秦匀舒只好上阵!
  
  话说这个东西,还是在学校的时候和室友玩过的,那个时候也是因被抓着凑人数的,所以匀舒真的是不太会打,每回打,都是个输。
  
  唐墨白在一边看着,没多久,陆博远,顾琴默再加上清姨三个人也入了坐。
  
  一开始的时候,唐墨白并没有帮忙,只是把身上的现金,给了秦匀舒作为赌本,可是没打几回,秦匀舒身边的钱,就所剩无几了!
  
  能输成她这样的,实在算是奇葩!
  
  赢钱的人。自然是顾琴默,陆博远也是麻将高手,但是老婆嘛,自然是让着的,清姨在唐家干了那么多年,唐家给的钱也很多,水平也比顾琴默好太多,可是要是真的在家里赢了顾琴默的钱的话,恐怕她是不肯歇的!一定会继续到底的,倒不如,自己输钱给她,等输完了,就可以歇了。
  
  唐墨白实在是看不过去,决定出手帮忙!
  
  唐墨白一落座,这才叫做实力相当,他虽然没有怎么打过麻将,但是凭他精明的脑袋瓜子,这几张牌,可比股票k线图简单多了。
  
  实力悬殊一下子就看了出来额,唐博远知道唐墨白上来了。打牌明显不敢放水,百般抵抗之下,没有输得太惨,清姨每次都是明哲保身,除非唐墨白**,否则不会轻易让别人叫和。
  
  顾琴默仗着自己一点点小实力,赢了秦匀舒陆博远和阿清,就以为能够赢过唐墨白,谁知道输的个血本无归。
  
  不过不缴光她身上的现钱,大概现在还在麻将桌上呢!
  
  从中午十二点开始打的,达到了下午五点半,从唐墨白坐下的几个小时里,不仅翻回了秦匀舒输的钱,还赢了很多,秦匀舒看着他那么厉害,不由得又对他这个人心生崇拜,
  
  到底,有什么东西,是唐墨白不会的呢!
  
  不过,把长辈的钱全部赢了去。实在是说不过去,“你把二妈的钱还给她!赢了她的钱,多不好的啊!”
  
  “你以为二妈现在你还她钱,她会收吗?别傻了,她也是个要强的人,算了,就这点钱,她输得起,最多,过年的时候多给她一些零花钱,便也是了。
  
  秦匀舒想也对,于是就没有说些什么。
  
  可是顾琴默到底是输光了钱,心里怎么能够痛快呢!本来想着闲时能和朋友出去打打玩玩的,现在连赌本都没有了!
  
  唐博远早就不赞成她出去打麻将了,以前在家琴棋书画的多好,现在染上了赌瘾,实在不好,于是也就装着看不出她心里不痛快,没提钱的事情。
  
  唐墨白和秦匀舒,是吃好了晚饭回去的,回去的时候,清姨还给做了许多食补滋阴壮阳的食物让他们带回去,唐墨白满脸黑线,爷爷倒是不以为意。
  
  回家的时候,已经是八点多,本来就是累了一整天,秦匀舒整个人累到不行,上了车就睡了。
  
  小白在她怀里很乖,也是呼呼大睡,唐墨白看着身边一个大人,一个小狗,心里回味起了爷爷说的话,也是,都快三十了,也是时候有个孩子了,可是他会是一个好爸爸吗?
  
  他对自己可是一点信心都没有的,秦匀舒有一天给自己生了一个孩子?
  
  这种事情,还真的是难以想象。
  
  见她睡得熟,唐墨白就把她抱下了车子,一直将她抱去了自己的房间,之前倒是没发现,现在抱着她,倒是觉得沉了不少,再加上她如今的曲线,更加的丰腴诱人,让他隐忍的渴望又一次在体内咆哮!
  
  不过唐墨白不是傻子,他知道的,要是现在再碰秦匀舒的话,他和秦匀舒恐怕就再也不会和好了!
  
  强忍着压灭了自己的浴火,唐墨白给秦匀舒换了睡衣,梳洗了一下,才给她盖上被子让她安安稳稳的睡觉。
  
  ---
  
  美国。
  
  梁紫绶实在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离开江城没多久,唐非涅就跟着她一起到了美国。真的是没几天清净日子。
  
  处理完分部的事情,今天难得下班比较早,因为知道过两天就是同公司的许秘书孩子的满月酒,所以她也会在明后两天赶回国去。
  
  虽然不是见过面的同时,但是以后回了国还是会公事的,加上有吃墨白哥的学姐,怎么样也得出席的。
  
  美国时间下午五点,梁紫绶接到了陈子睿打来的电话,说是约她吃晚饭,其实对于美国来说,这个时候吃晚饭实在是太早,于是陈子睿便建议逛个街在一起吃晚饭。
  
  挂了电话,梁紫绶就开始收拾东西。
  
  唐非涅忽然就打开了办公室的门,“这么早就下班了?去哪?”
  
  他在的这些天,她都把他当成是空气的,不是一定要搭理他的事情,她对半就是爱理不理的,就好像现在,梁紫绶并不打算理会他,拎了自己的包包,就像电梯口走去。
  
  “我说你去哪?又和陈子睿见面?梁紫绶,你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
  
  他一把拉过了她,将她扣在自己的怀里面。
  
  “唐非涅你有完没完?我真不明白,为什么你现在这么想要缠着我?还是,你忘不了我?”她故意这样激怒他,可是没想到,这回唐非涅一点都不在意,随便她说什么,就是不放手!
  
  “你说的没错,你就在身边,我为什么要忘了你?”他只是痞痞的笑着,“我知道你要和谁一起出去的,不过放心,我会和你一起去。”他又开始对她霸道了!
  
  就在这个时候,电梯的门打开,唐非涅眼睛瞟到,就顺势将梁紫绶推进了电梯里面,电梯门关上,从他们办公室的楼层到地下车库,有好多层,将近一分钟的时间。
  
  电梯门关上的那一刻,他贴近了她:“梁紫绶你给我听好了,我现在不是缠着你,而是你本来就应该在我身边,忘不了你?嗯……我不需要忘了你,因为。我应该已经在你的心里了……”然后,他将她抵在电梯的墙壁上,捧住了她的脸,在电梯下降的时候,赌住了她的唇。
  
  近一分钟无法呼吸会不会窒息呢?他不知道,他只知道,那么多天的冷淡,他受够了,他试着去迁就她,试着哄她,不行的话,那么他要用他的方法!
  
  梁紫绶的大脑完全被他震得失去思考能力,这些天在美国,他从未动过她分毫,她甚至天真的以为,这一次,总算在唐非涅那里扳回了一城,没想到……
  
  他依旧如此霸道的将舌头探进了自己的口腔来回扫荡,一个劲的吮吸着梁紫绶的舌尖,直到她时间发麻发胀。那种感觉,就好像被丝绸包裹一般,极力想要找寻发泄发的出口。
  
  梁紫绶挣扎,可是唐非涅根本不给她动弹的机会,按住了她又是一阵扫荡,梁紫绶只能看着红的电梯楼层数字不断的跳动。
  
  倒数十层的时候,他和她十指相扣,吻得更加深入,甚至开口咬痛了她的唇,然后梁紫绶只听得他在自己的耳边喃喃道:“你以为,你逃得了,梁紫绶,只要我不放,你永远都只能是我的,既然你不听话,那么我只能用我的方式,我们拭目以待……”
  
  最后一秒,电梯叮的一声,他终于放开了她,梁紫绶被唐非涅吻得气喘吁吁,直到他放开她,她还是没有回神,双腿早就已经无力,她瘫软在他的怀中,而他似乎很是享受!
  
  这时候,梁紫绶包里面的手机响起来,她那个样子怎么可能接电话呢?唐非涅也不会让她接的,因为,不用猜也知道,这电话是谁打来的!
  
  那个书呆子呗,唐非涅痞痞的笑了一下,然后就自然的从梁紫绶的包里面拿出了手机,一看银幕,果然印证了自己的想法。
  
  “喂。”他接起。
  
  陈子睿一听不是梁紫绶的声音,也是一愣,可是很快就知道,这是谁的声音了,果然,唐非涅不是那么轻易放手的。
  
  “紫绶呢?让她接电话。”陈子睿对这个男人没有半分好感,更何况现在他和紫绶在一起!
  
  “紫绶吗?我想。恐怕她现在不方便接你的电话了呢!”他说的暧昧,故意用那种低哑的语气说这些话,让那一边的陈子睿想入非非,果然,陈子睿不由得捏紧了电话!
  
  “你对她做了什么?”陈子睿知道,梁紫绶这次来美国并不单纯,分明是为了躲开谁的!
  
  “我不需要做什么,陈子睿,不要说我没做什么,即便我做了什么,也和你没有关系,你给我听好了,离梁紫绶远一点,她,是我的女人!”
  
  梁紫绶听到他说的这句话,觉得可笑?唐非涅的世界里,似乎从来都不知道,她这样忍让他不过只是因为,她心里有他。
  
  现如今,她的心里依旧满满的都是他,可是,除了他之外,她还想有一点自我,不想像过去那样,获得一点自我都没有,都是围着他打转。
  
  慢慢学习,慢慢习惯,唐非涅并不是自己生命中的全部。
  
  “唐非涅,你有多少个女人?我不过就是那么多女人中的一个,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也不会少,既然这样,那么我们能不能公平一点,我也可以有不止你一个男人好不好?所以,今天你不要拦着我,你也拦不住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