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但愿婚长久 > 第88章 让她来求我

第88章 让她来求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还能走吗?”打车回到沈卓住处,他整个人要比刚开始的时候清醒了一些,可是还是头疼。请记住本站的网址:。
  
  匀舒见他这样,决定把她扶上去,到了门口,匀舒要走,沈卓却拉住了她的手:“为什么要关心我?”他抓着她不放手。
  
  匀舒停住了脚步,“我想,不管怎么说,我们还是朋友。”
  
  “你就不害怕,我趁着喝醉酒,欺负你吗?”沈卓笑了,有一些悲伤。
  
  “沈卓,我知道……”
  
  可是还有的话,并没有说完,就被沈卓堵住,一秒钟的时间,沈卓将她压在了门口的墙壁上,然后欺身而去。
  
  秦匀舒不躲,也不挣扎,任由他亲吻着自己,却也不会回应。
  
  沈卓被逼得急了,如果她反抗了,他或许还有更进一步的理由,可是她怎么都不反抗自己。
  
  为什么?
  
  他探进了她的口腔,撕咬着她的唇舌,想让她害怕,大手甚至撕扯匀舒的衣服。
  
  其实匀舒心里也害怕。他是一个大男人,纵情,只要一秒钟的时间,如果握不好这个尺寸,或许她就会真的被他……
  
  可是她不敢动,不敢挑动他某一根神经。
  
  沈卓的内心,也像撕扯过一般,爱的得不到,不爱的,却放不了……
  
  直到他在她的脖颈处留下了吻痕,匀舒才颤抖起来,而他却不再进一步动作。
  
  “为什么我会拿你这么没有办法?秦匀舒,为什么我会那么爱你?”他颓然放开了她,“如果当初我没有那么做就好了,匀舒,我真的很后悔。”
  
  后悔和林慧的意外,更后悔放开了她的手。
  
  “你走,以后,不管我怎么样,都不要可怜我了,我会学着忘了你。”
  
  匀舒的手,握紧了又松开,直到他彻底松开了自己,保持了安全距离,她才叹了一口气,可是整个人却像是被碾过一般的疲惫。
  
  要走,电梯口的人声却让她停住了脚步。
  
  “我一路跟你到这里,没想到会见到这一幕的,秦匀舒,为什么每次都要让我这么的意外?”
  
  唐墨白开车回到绿城的时候,就看见秦匀舒急匆匆的出去,然后见到她进了酒,后面的事情,他都是一路看着的,他心里信任她,或者说他想要信任她,所以一路尾随。
  
  可是他想不到,沈卓吻她的时候,她一点都没有挣扎,他远远的看着他们亲吻的样子,秦匀舒如果不愿意,她大可以推开他。可是她没有!
  
  唐墨白似乎红了眼,可是没有失去理智,“过来。”
  
  匀舒怕他,如今更是恐惧。
  
  沈卓拉住了她,不让她去,“唐总,有什么事情,冲着我来,刚才是我吻了她。”
  
  “过来,否则,我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唐墨白说道。
  
  匀舒闭了闭眼,她知道逃不过,无谓的反抗,只会让他更加暴怒。“沈卓放手。”
  
  “匀舒……”
  
  “没事的,放心。”她委婉挣脱了他的手,想唐墨白走去,“有什么事,回去再说,不管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
  
  秦匀舒走到唐墨白的身边,这样说,可是唐墨白显然不能甘休,但是因为是在沈卓面前,他不想做出过激的举动,既然她说要告诉她,他给她机会。
  
  回去的车厢,安静的吓人。唐墨白这样的男人,怎么可能忍受这样事情的发生?所以他更加讨厌现在秦匀舒的沉默。
  
  到了绿城,秦匀舒是被唐墨白拖出来的,动作有些粗鲁,他下车就拽着秦匀舒,把她拽进了屋子里。
  
  “唐墨白,你放开我,你弄疼我了!”她喊道。
  
  “你知道疼么?秦匀舒,你还知道疼吗?”她到底知不知道,他现在心里多难受?
  
  “我和沈卓之间,是清白的,我们什么都没有。”她挣脱了他,站在一边,她不觉得自己愧对于他。
  
  “我不准你再见他,你也不要逼我,我不会一次次的容忍你。”他将她摔在一边,转身要走,又停下脚步道:“别忘了我说的话,沈氏的好与坏,只是你一念之间的事情。”
  
  ---
  
  然而,唐墨白和秦匀舒这件事情没有过去几天,就传来沈氏再一次陷入危机,资金大量短缺,何瑞平一急之下,再次入院,并且进入了加护病房,这一次,情况实在是糟糕。
  
  何瑞平以为自己要死了,在医院急救的时候,沈卓不在,他央求着沈云清帮他找一个叫秦匀舒的女孩子,一定要见她一面。
  
  “我就看那个女孩子不是什么善茬,真不知道爸爸要见她干什么,听说她和唐氏总裁有一腿,上次宴会的时候妈你见到她那样子了没有,看起来柔顺的样子,可是咬人的狗,都是不叫的!”
  
  沈云清心里却不由得狐疑,何瑞平要见这样一个女孩子干什么呢?
  
  “让你打电话就赶紧打,你爸情况不好,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也不能让他有遗憾,你爸这一辈子,那么疼我……”
  
  沈云清看着病床上的人,神行枯槁,心里实在是揪心,赶紧吩咐了女儿打电话给那个叫秦匀舒的女孩子。
  
  匀舒接到电话的时候,差一点就从楼梯上摔下来,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居然就病危了呢?沈氏危机,她并不知情,怎么就几天的功夫,就变成这样了呢?
  
  “秦小姐,你在听吗?”何榛榛有些不耐烦,冲着电话那一头问道。
  
  “我……马上过来。”她下楼梯时候,三步并作两步,拿着手机的手,不停地发抖,心里想着,不会的,不应该是他的,他明明答应过自己,不会动沈氏的,就算是上次那件事情,惹火了他,他应该也不至于这样恼怒,就算真的要动沈氏,他不会这么一声不吭的。
  
  可是有一个声音在问自己,不是唐墨白,还会有谁?整个江城。还有哪家公司有这个实力,把已经慢慢恢复中的沈氏,再一次杀得措手不及呢?
  
  赶到医院的时候,何瑞平已经是奄奄一息,就等着秦匀舒了,直到秦匀舒进去,何瑞平将所有的人,都支了出来,只留秦匀舒一个人在里面。
  
  沈云清自然是不乐意的,可是,老公都那样了,实在不能违背他,于是就和女儿在外面等着,心里想着。这个时候,沈卓怎么还没有赶来。
  
  病房里,何瑞平知道自己不行了,急火攻心,旧病复发加上脑溢血,走,是瞬间的事情。
  
  “匀舒,爸不行了,你别伤心,听我说,我今天跟你说的话,一定要照做,知道吗?你过来……”
  
  ……
  
  十来分钟后,秦匀舒从病房出来,何瑞平,已经与世长辞。
  
  沈卓这个时候正好赶来,却也没有赶上看他最后一面,实在是抱憾,他赶来的时候,已经想到会遇上秦匀舒的,可是真的见她,却不知道应该要佮安慰她。
  
  匀舒没有嚎啕大哭,只是有一点点眼泪在眼眶里面打转,眼眸里面红红的,看起来她真的很伤心,却又在极力隐忍。
  
  “没事?”沈卓心疼的看她。可是匀舒只是摇摇头。
  
  “喂,你和我爸什么关系,凭什么我爸走之前。要看的人,居然是你,不是我这个女儿?听说这次的事情,和唐氏是有关系的,你本来就是唐氏的人,怎么还有脸来这里?
  
  公司陷入危机,她不会怪陆大哥,但是却会迁怒于这个女人。
  
  秦匀舒不想和她吵,父亲的最后一面已经见过,她也没有必要留下来了,也没有立场留下。
  
  ”我家老头子到底跟秦小姐说了什么,你们怎么会认识的?”
  
  秦匀舒自然食物从回话,倒是沈卓出面解围,“上学的时候,我曾想过和匀舒结婚,爸知道这事。”
  
  “原来是你,怪不得这些年你一直不考虑结婚,原来是因为她?她有什么好,一个野丫头罢了,哪里配得上你?”
  
  沈云清平时说话都是比较有涵养的,可是今天实在忍不了一个不相干的丫头居然抢在自己前面和老公见最后一面。
  
  “哥,没想到你品位那么差!”何榛榛从小就是娇生惯养的,眼光有高的很,实在是目中无人。
  
  “够了!”身着清楚榛榛是匀舒的妹妹,出言阻止了她继续说下去。
  
  沈卓关心的眼神溢于言表,可是匀舒却觉得负担,不能再留下去了。
  
  “太太,何小姐。还有沈总,人死不能复生,请节哀。”她不知道自己要忍着心里多少的痛,才会说出这么一番于己无关的话,她只是到,她是握着劝说的,直到指甲刺进肉里分解了她心里的疼。
  
  何瑞平过世的消息,还不敢对外界公布,害怕沈氏会面临更大的危机,所以对外暂时封闭了消息,沈氏才不至于太过狼狈,沈氏危机,也只是内部消息,对外,本店风声没漏,也就是说,现在沈氏,就好比一个泡沫,一不小心就会爆破!
  
  秦匀舒从来没有想过,她有一天竟然也会面对这样的无助还有悲伤,那种被人狠狠愚弄的感觉,让她现在变得好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