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浮世清欢清溪旧事 > 寂寂空山问曛云,遥遥再难晓院春 十二

寂寂空山问曛云,遥遥再难晓院春 十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倾言,你此番是去了哪里?听说你撒了谎?”
  她说这话时虽语气平淡,其中却也藏着些许激动,也不知是为我方才叫她名字,还是为我出宫之事。
  只是……
  “是王上与你说到的?”
  “不是!前几日大哥来信,与我提起这事情。”
  原来。我倒忘记她是李大哥的妹妹,我此番出去正是以李大哥为借口,王上既已得知,想必已经与李大哥确认过。这样来说,她知道也是意料之中。
  方才,是我失态了!
  “原来这样。我竟忘了此番是拿李大哥做借口的!”
  她听后也舒颜,嘴角微微向上,“你这记性从来不好!大哥也是个直肠子的人,你拿他作借口实在不明智!”
  “嗯!”我点头,“下次我是万不会的!”
  “哈哈~王上可有责罚你?”
  我摇摇头,她也了然。
  “想也是,他怎么舍得责罚你呢?”她这话不像是说与我听的,眼神也飘远。我正思忖要怎么说,就感觉到段娘抬手轻轻戳我胳膊。一抬头就看见她满眼的告诫,笑着示意她放心,她这一句我自然是不会接的。
  “君如?”她半晌没有回神,我只好出声提醒。
  “嗯?”她回头看我,很是迷茫。
  “你方才是怎么了?叫你半天也不应!”
  “没,没什么。”她忽然没落下来,精气神也不如先前好。我尚没开口询问,她身旁的丫头就开口了。
  “娘娘可是劳累了?”说着,还用手绢轻轻擦着她额头,我这才望见不知从何时起,她额头上就有密密一层细汗。
  “既然如此,倾言就先告辞了。君如你好生休息吧!”
  段娘刚扶我站起,君如就叫住我。
  “倾言!你随我到里屋去,我有话要与你说!”
  “娘娘!”我正要应下,扶着君如那丫头突然打断,“有什么事明日再叫过来就是,太医可说了,你不能太过劳累的!”
  “辛音!”她呵斥一声,缓了口气才对我开口,“倾言,有些话我实在忍不住了,这些时候憋在心里,真是难受得紧!”
  她说着,眼眶就开始发红。直觉她此番要说的事情与我息息相关,而她又处在深宫,能知道的就只有那件事了。
  我从那辛音丫头手中搀过她,那丫头附在她耳边说了什么,我没有听清,只是君如的脸色稍稍有些变化。我搀着她进了里屋,扶她靠在床上,段娘关上门守在门外。
  “倾言,”她望着我,满脸都是欲说还休,手指更是绞在一起。
  “你要说的,是与孩子有关?”
  她望着我,也不知是肯定还是否定!
  良久,她才点头!真的是与我孩子有关?
  “倾言,”她又顿了很久,眼神闪烁,“其实,其实我这一胎还不知能不能保住……”
  啊?
  她与我说的,竟是她的孩子?
  望着她梨花带雨的模样。要真是与我的孩子相关,她怎会这样难过伤心!
  “我先前孕吐时也不觉得累,反倒是这几日突然觉得劳累,召太医来瞧,只说有滑胎的迹象!”
  滑胎?
  “君如,你莫急!你身子素来好,滑胎这事定是不会发生的!许是太过劳累才导致的脉象不稳,休息几日就会好了!”
  “嗯!”她点头,“倾言你身子那样不好,可孩子却也……”
  “却也什么?”
  “虽说是生下来夭折的,可中间也没有滑胎的迹象。”
  她低下头,声音越来越小,我也懒得作答,一笑哂之。正要与她作别,就瞥见她系在腰间的荷包。
  “这荷包,你一直带着?”
  “嗯!这是倾言亲手绣给我的,自然要时时佩戴!”
  我笑着,轻轻将荷包拿到手里,放到鼻尖,的确,是我配出来的香味。
  “这里是怎么了?”要递还给她才发觉荷包侧面有针线缝补的痕迹,颜色和针法都很是仔细,若是不认真还真的看不出来。
  “我那天不小心将它划破了,就让丫头替我仔细缝好。想不到,你竟然一眼就看出来!”
  “君如,谢谢你。”
  她低头笑着,还有些不好意思,接过我手里的荷包,又继续别在腰间。
  怎么心里,忽然有些不忍?
  ……
  等君如睡下,我也就推门出去。段娘守在门口,我让她随我走时,脚下还有些许踉跄。
  “怎么了?”
  “许是在这里站的久了,突然走动有些不舒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